杨昊正式转会江苏舜天 高洪波渴望加强中场厚度

  • 文章
  • 时间:2018-11-30 16:07
  • 人已阅读

[“白俄罗斯政府现行电价人民币0.6元,我方可与政府洽谈后的价格约0.36元,白俄是承认支持并认可加密货币及ICO矿场的政府,当地政府承诺5年免税,我方建厂后可在白俄政府办理中国企业入白俄的手续。”] 最近几年,福建青年商人李加城在缅甸、非洲等地做生意。随着比特币价格暴涨,一个新的项目进入了他的视野:缅甸靠近云南边境处有一座水电站资源,有廉价电力,可以从事比特币挖矿。 李加城告诉第一财经1℃记者,近期他的重要工作内容之一就是在联络中国各地的比特币矿场,希望跟它们合作,在缅甸挖比特币,这里没有监管,电价只有三毛左右,挖矿厂房可以直接建在水电站旁边。 第一财经采访获知,内蒙古数家矿场在一周前已被停电,这表明国内对比特币挖矿的监管正在收紧。局面迫使矿场主们另寻出路,马来西亚、吉尔吉斯斯坦、白俄罗斯乃至加拿大、冰岛,都活跃着中国矿场主的身影。 比特币挖矿需要大量的电力供应来支持计算机运作,而中国目前生产了全球70%~80%的矿机,并拥有全世界最多的算力(挖矿产能)。哪里电价便宜,比特币挖矿产能就流向哪里。 监管挤出产能 “我的矿场已经被停电五六天了。”内蒙古一家不愿透露姓名的大型矿场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1℃记者。 这位负责人转给记者一份当地经信委的红头文件,落款日期为2017年12月28日,该文件要求对辖区内电力多边交易进行调整,对云计算和大数据用户进行重新认定,认定完成前暂停电力交易。在该文件所附的企业名单上,“比特大陆”、“位元云谷”等挖矿界巨头均在列。第一财经1℃记者所采访的四川、山东等地矿场主均表示,目前还在正常运行。 自2017年以来,中国对比特币的监管越来越紧,从禁止比特币网络交易,逐渐延伸到了挖矿领域。2018年年初,一份由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办工作领导小组牵头的文件陆续下发至各地的金融办。在这份文件中提及要积极引导辖内企业退出“挖矿”业务,并要求各地统计从事“挖矿”企业有关情况,其中包括企业基本情况、营收情况、享受优惠情况等,自此始,一些省份对于比特币矿场的监管开始日益趋严。 比特币矿场曾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困扰四川、云南等省份(涨水季)电力供大于求的问题,在当时成为电力过剩地区理想的招商引资对象。大型矿场项目多以“云计算中心”名义落地。